下一篇

下一篇

补正以杀虫,又何疑乎。虽然邪气甚旺,一味补正,则邪且格拒而不许入。

今人但去治脾胃也,所以痢不能遽止耳。此方大补心肾之气,不十分去温命门之火,而火气自旺。

人有梦遗之后,身体野狼狈,加之行役太劳,或行房太甚,遂至盗汗淋漓,人以为肾气之虚也,谁知是心气之热乎。此等之痰,乃阴虚火动,大约成痨瘵者居多,即古之所谓吐白血也。

一剂而火少衰,二剂而阳乃倒矣。惟肺燥善悲,不润肺解燥,反助土生火,不益增其燥乎?

肺既大热,何能下生肾水,水干无以济火,则阳明之炎蒸更甚,自然求救于水谷;而水谷因肺金清肃之令不行,不能化成津液,以上输于肺,则肺之燥益甚;肺燥而肺中津液尽变为涎沫浊唾矣。夫酒为大热之物,况烧酒纯阳无阴,尤为至热者乎。

夫心肾无一刻不交,心交于肾,则肾火无飞腾之祸∶肾交于心,则心火无亢烈之忧。 不知过于濡润反不能受濡润之益,以脾喜燥也。

Leave a Reply